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又一中概股新能源车企遭沽空:康迪假销售数据骗补贴?

来源|智通财经APP

智通财经APP获悉,11月30日(周一),沽空机构Hindenberg Research针对康迪车业(KNDI.US)发布了一份沽空报告。报告指出,康迪车业利用未披露的关联公司进行虚假销售来伪造收入,曾骗取政府补贴。

该消息发布后,康迪车业股价盘中跳水,截至收盘,该股跌28.34%,报9.76美元。

截至目前,康迪车业尚未对沽空报告作出回应。

为便于投资者了解详细情况,智通财经编译该沽空报告全文如下,文中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译者能力有限,有疏漏之处请读者海涵。译者智力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下为Hindenberg Research报告全文:

今天,我们揭露了我们认为总部位于中国、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康迪车业利用向未披露的关联公司进行虚假销售来伪造收入的无耻计划。

我们的调查包括对康迪在中国的工厂和客户所在地进行广泛的实地考察,采访了十几位前员工和商业伙伴,并审查了大量诉讼文件和国际公开记录。

我们揭开了康迪“不具名的顶级客户的面纱”,发现康迪过去十二个月(LTM)的销售额中,有近64%是给未披露的关联方的。

该公司最大的客户,占过去十二个月(LTM)销售额的约55%,与康迪子公司共用一个电话号码,并与康迪拥有同一个高管。

我们拜访了这个“客户”。它的总部就在康迪工厂旁边的一栋小楼里,上面挂着一块牌子,显示这是一家属于康迪的公司。同一栋楼里还有一个实体,被康迪用来作为另外一个虚假销售计划的一部分,向中国政府收取非法补贴,且已因此受到罚款和制裁。

康迪的第二大客户,占LTM销售额的9%左右,曾经是该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出口记录显示,该 “客户 ”91%的美国出口产品流向了位于康迪美国总部和仓库外的未披露的关联方实体。

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有照片证据表明,有一个这样的康迪 “客户 ”的库存放在康迪自己的仓库里。

康迪公司的财务数据证实了我们的担忧。该公司一直无法将收取的收入入账,这是虚假收入的典型标志。销售变现天数(DSO)是衡量收入收取情况的常用指标,康迪上一季度为278天,比最接近的汽车同行差5.6倍左右。

康迪的财务高层一直在换,这是会计违规的一个重要标志。该公司在过去5年里有3位审计师,过去4年里有4位首席财务官。

康迪目前聘请的审计公司Marcum刚刚被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下达了3年的审计禁令。康迪没有开除该审计公司,而是刚刚报告了续聘的意向。

康迪最近的问题是其长期商业模式的一部分,而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帮助康迪最初上市交易的策划者在2014年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指控为欺诈,原因之一是与康迪董事长一起参与了一项人为抬高其股价的计划。

2016年,康迪长期任职的审计师被PCAOB逐出行业,具体原因是未能发现康迪明显的欺诈迹象,包括公司管理层挪用公款和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

康迪最近向投资者的宣传重点是旗下电车即将在美国上市。但康迪已经在美国尝试卖车了12年,它的第一辆美国车是非法进口的,被海关查获。一位前经销伙伴表示,最终康迪引进美国国内的每一辆车都坏了。

康迪在中国以车辆质量差和不履行服务保证而闻名。该公司报告称,除了在一家合资企业中的少数股权外,多年来没有在中国国内销售电动车。我们预计其在美国的努力将继续停滞不前。

我们还回顾了康迪与一家中国出行公司的合作关系,康迪曾多次宣称该公司可能会带来多达30万辆电动车的销量。我们发现,该出行合作伙伴的应用大多是虚构的,几乎没有用户,甚至在中国前50个出行应用中也没有排名。

最后,我们讨论了该公司大肆宣传的电池交换服务计划,该计划是初步的,而且落后于同行。如果没有有意义的汽车数量上路,康迪的电池交换服务根本没有意义。

康迪车业这个月就从美国筹集了1.6亿美元,该机构认为,康迪车业策划了一个虚假的收入计划,向美国投资者夸大其词,利用监管空白,肆无忌惮地从美国资本市场抽取现金。

简介:电动汽车行业狂欢

许多投资者已经意识到,电动汽车是汽车行业的未来。在理性的时代,投资者可能会通过选择那些最优秀的公司来表达这一观点。

但现在是2020年,反而是投机资本的精神泛滥,将该行业所有公司的股价都抬了出来,不管公司质量如何。

这篇文章的读者可能熟悉我们对Nikola(NKLA.US)的看法(9月中Hindenburg Research发布对Nikola沽空报告,指责该公司是一个“错综复杂的骗局”)

由于Nikola是一个新公司,很多投资者都避开了它。其中一些投资者可能反而找到了康迪,认为它是一家历史悠久的电动车制造商,可以带来收入。

基础背景

在我们深入了解具体情况之前,先来回顾一下基本情况。

康迪于2007年中期在美国上市,通过反向合并进入场外交易市场(OTC市场),随后上市,自2008年3月起在纳斯达克交易。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由胡晓明担任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从历史来看,该公司生产和销售全地形车、卡丁车和电动车。目前,康迪的主要重点是电动汽车和相关零部件。

康迪已经宣布了几项对公司至关重要的举措(我们将对这些举措进行全面回顾):

1,康迪小型低成本电动汽车的 “美国发布会”

2,中国国内的出行市场,康迪希望能大幅参与其中

3,公司表示将在上海分拆上市的电池交换技术

截至本文发稿,该公司市值已扩大至超过10亿美元,其股价是52周最低点的6倍多。该公司仅本月就从美国公开市场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6亿美元。 

第一部分:康迪的大量欺诈指控史

康迪的投资者似乎基本不知道该公司在作为上市公司期间,曾有过可信的欺诈指控。

2014年:康迪上市反向并购交易的设计者,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欺诈,与康迪的董事长一起策划并参与了人为抬高股价的计划。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资料,康迪在OTC上市背后的设计者是一群参与多个市场操纵计划的人。

2014年,这些设计者被美证监会以欺诈罪起诉。

申诉书中包括指控这些人参与了哄抬康迪股价和销量的欺诈计划。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检察官称,该计划是在康迪公司CEO的帮助下制定的。

该指控于2019年12月达成和解。尽管康迪的董事长被认定在阴谋操纵股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和公司都没有被SEC起诉。

2016:康迪的长期审计师被美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撤销了注册资格,原因是未能发现康迪明显的欺诈迹象。

康迪在其公开交易的大部分时间里,其审计师都是Albert Wong & Co. (以下简称AWC),这是一家总部设在香港的小型审计师事务所, AWC从2009年中开始担任康迪的审计师,直到2016年4月被解聘。

在其被解聘一个月后,2016年5月,PCAOB发布命令,撤销AWC的注册,对其罚款1万美元,并禁止其负责人与任何注册公共会计师事务所联系,原因是其未能发现康迪明显的欺诈迹象。

PCAOB还发现,除其他失误外,AWC没有执行旨在为发现重大欺诈或非法行为提供合理保证的程序。

PCAOB报告详细介绍了康迪董事长盗窃的明显迹象以及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

PCAOB发现,AWC没有对康迪公司董事长和至少一名康迪公司财务人员将其个人账户中的现金报告为属于企业的现金提出异议。审计师只是将个人账户中的现金列入公司报告的现金余额中。

这样做的效果很可能是报告了夸大的现金余额,而忽略了挪用现金的直接证据。

PCAOB的报告将康迪对指控的回应称为“回避”,并一再质疑其陈述的可靠性和完整性。

PCAOB报告进一步详述了康迪明显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包括与康迪美国有关的交易。报告还提出,康迪对管理层进行了调整,以掩盖关联方收入的确认。

“调查者没有评估与这些最后调整有关的欺诈风险,以反映康迪美国公司的收入是来自于Zhejiang Yongkang Top Import & Export Co.( 康迪子公司),包括这些调整是否是出于管理层希望隐瞒康迪与康迪美国公司的交易,以避免关联方披露。“

请注意,在本报告的其他地方,我们已经详细说明了具体而明显的迹象,即康迪仍在通过其美国业务从事大量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

尽管PCAOB禁止AWC及其负责人对上市公司进行审计,原因是未能发现康迪公司存在明显的欺诈迹象,监管机构并未对康迪公司采取任何执法行动。

2016:中国政府宣布,康迪通过其合资公司参与了一项计划,通过向关联方虚假销售的方式获得非法的电动车补贴。

2013年,中国政府宣布对电动汽车生产商进行大额补贴。同年,康迪与中国电动车制造商吉利成立了一家生产电动车的合资企业。

据报道,该合资企业通过了一项涉及向关联方买卖的计划以申请补贴。

该计划的要点如下:康迪通过与吉利的合资生产企业获得政府其中一项补贴,然后将汽车卖给一个自称从事租车/汽车共享业务的关联方实体,收取另一项补贴。

这个计划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康迪的汽车非常便宜。造车的成本其实比补贴还低,所以康迪只需要尽可能多地造出廉价的汽车来兑现政府的钱。

在2016至2017年,媒体报道了中国政府的调查结果,发现康迪及其合资伙伴(包括其他公司)有上千辆闲置车辆,并涉及骗取国家补贴。

结果,康迪的合资伙伴被罚款,康迪被迫归还了330万美元的补贴。

2019年,媒体偶然发现一个车场,数千辆康迪汽车显然闲置多年,且已经破烂不堪。

2017:康迪重述其财务状况,以说明此前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并承诺将对此进行改善。

2017年3月7日,该公司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份文件中承认,为回应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公司的疑问,康迪需要重述其历史财务数据,以 “单独识别某些关联方账户”,并对“公司现金流量表中应收票据和应付票据的分类进行更正”。

文件称,投资者不应依赖其2014-2016年的财务报告“或任何盈利发布或其他通讯”。

同一份文件还披露,康迪的会计核算可能存在重大缺陷,PCAOB因缺陷撤销了其前任审计师的注册。 

第二部分:我们认为康迪的大部分销售都是捏造的

尽管有大量历史证据表明普遍存在的欺诈模式,康迪并未因任何未披露的关联交易而受到监管机构的指控。

我们认为,部分问题在于美国监管机构对来自中国的审计和监管信息的获取有限,这让他们的海外执法工作受阻。

2017年,该公司承诺今后会做得更好,但考虑到缺乏监管监督,康迪又出于什么原因要做的更好呢?

背景:2014-2017年,康迪的第一大 “客户”,占其销售额的63%-97%,是其合资伙伴。但在补贴丑闻之后,合资伙伴的销售却蒸发了。

自2014年以来,康迪报告的电动车销量一直由其与国内汽车制造商吉利的合资企业所推动,但在补贴丑闻曝光以及随后的补贴政策调整后,康迪电动车销量在2018年底急剧下降。

通过过高的补贴,中国政府无意中充当了康迪汽车的专职 “买家”(如上图所示,许多汽车最终只是在停车场生锈)。而在没有补贴计划的情况下,康迪需要为其产品寻找合法买家。

2019年第一季度,康迪在其季度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承认,由于 “过渡期”,公司没有销售任何电动汽车产品。康迪的财务数据显示,其合资企业的销售比例迅速下降,并已在2020年基本消失。

这一点得到了媒体消息的印证,据报道,2019年和2020年初,该公司在中国国内的汽车销量为零。

康迪与吉利的合资企业原本是五五分成,但吉利在2019年收购了康迪的大部分股份,康迪还剩22%的股份。该实体现在专注于生产一款名为Maple 30X的电动SUV。鉴于康迪缺乏来自合资企业的收入,目前还不清楚康迪在该制造中扮演什么角色。

尽管康迪的主要客户几乎消灭,但在两位未透露姓名的神秘客户的帮助下,康迪的收入仍以某种方式保持稳定。

通常,当一家公司突然失去占销售额63%-97%的客户时,销售额就会下降。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康迪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在2018年其大客户的销量下降后,康迪销售额实际上略有上升,然后趋于平稳。

康迪改写了占过去12个月(LTM)销售额近64%的 “客户 ”名字。

在堵住康迪合资公司衰落后留下的销售“窟窿”的过程中,有两个不知名的客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康迪在财务数据上删减了这两个关键客户的名字,将其称为 “客户A ”和 “客户B”。

我们已经确定了康迪最重要的客户是谁,在2019年9月之前,康迪披露了其顶级客户的名字。以下是2019年6月的一个例子。

从2019年9月起,除了关联方合资伙伴的名字外,公司开始改写顶级客户的名字。

根据康迪的披露,其余的客户是对非关联方客户的销售。我们能够通过连接以前各期未编辑姓名时与每个客户相关的销售百分比来确定康迪的顶级客户。

例如,2020年6月的客户集中度披露参考了上一年的客户集中度数字(当时名称未被编辑)。

揭开面纱后,我们更仔细地检查了客户关系,发现与康迪的关系密切得惊人

根据企业记录服务QCC提供的中国企业记录,其主要客户金华市超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与一家康迪100%控股的子公司共享电话号码。

以下是金华市超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企业记录(其电话号码被红框框住),金华市超能汽车销售与其他三个实体共享该号码。

第二个共享电话号的企业名称是浙江康迪智能换电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康迪100%控股。

我们拨打了这个号码,对话内容是这样的(我们录了音)。

你好

我们:你好。你是金华超能吗?

她:不是

我们:你是什么公司?你们是什么公司?

她:你是谁?

我们:我找金华超能,有这个号码。

她:他们很多年前就搬走了

我们:哦,那你是康迪吗?

她:你是谁?

我们:我在找这些公司,我想查一下这个电话是超能的还是康迪的,还是谁的?

(挂线)

我们走访了这些”客户“的地址,发现他们的总部设在康迪工厂旁边的一栋小楼里。

该 “客户 ”在其招牌上印有康迪的名字,表明其是康迪的一部分。

根据相同的企业记录,2家公司的地址也几乎相同。根据质监局的记录,两者都在金华市某工业园区 “G-01-03、G-02-01 ”地块。

首先,我们用百度地图查看了以下这个“客户”的地址。上面显示有一家康迪工厂。

随后,我们为了证实,在几个月前就派了调查人员到工业园区。

我们向在康迪门口工作的保安询问超能的情况,他从未听说过超能。

不过,我们发现厂区旁边有一栋小楼,上面挂着一块牌子,名为“金华康迪电动车超能”。

该“客户”的地址与涉及康迪早期虚假销售/补贴计划的主要未披露关联方实体的地址相匹配。

如上所述,中国政府此前曾对康迪及其合资伙伴进行制裁,原因是其通过假电动车销售非法收取政府补贴。

在这个事件中,用于产生虚假销售的实体名为浙江左中右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其总部与康迪的新顶级 “客户 ”的办公地址一模一样。

以下是康迪工厂及其所谓的客户地址的俯视图。

康迪似乎只是简单地回收其旧的虚假销售剧本(除了这次的目标是美国投资者而不是中国政府)。

康迪的新顶级客户与康迪共享一名高管,进一步证明了两家公司之间的密切关系。

2010年的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一个叫胡毅恒的人,是康迪的员工,在康迪担任 办公室主任的高级职务。

QCC网的公司记录显示,胡毅恒是2013年6月17日以来超能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名字,同时也是超能公司30%的股东。

简而言之,康迪最大的“客户”其:(a)总部设在康迪工厂;(b)与康迪子公司共用一个电话号码;(c)将康迪两个字整合到自己的招牌中;(d)与参与康迪虚假销售计划的另一个实体在同一栋大楼里;(e)与康迪共享或共用一个主要管理人员。

我们认为对该实体的销售是不合规的。

康迪的第二大客户名为“酷客”,占LTM销售额的9%。该公司之前由康迪全资拥有,并且仍有异常紧密的关系。

康迪的第二大客户是浙江酷客运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酷客”)。该客户占康迪上季度销售额的11%,占LTM销售额的9%。

我们发现,康迪之前全资拥有酷客,直到2008年,就在康迪上市前后,酷客被卖给了2个个人。

事实上,在QCC的企业记录中,仍然提到该公司是康迪的一部分。

酷客的网站依然显示出与康迪的密切联系。主页上有一张康迪工厂的大幅图片,公司的标志将康迪与公司名称整合在一起。网站上还有“Jasscol”的品牌名称,这是康迪拥有的注册商标。

出口记录显示,酷客91%的美国出口产品流向了位于康迪美国地址的三个实体。

换句话说,酷客是从康迪那里进货,然后再卖给康迪未披露的关联方。酷客的网站显示,对北美的出口占其业务的绝大部分。

我们通过数据聚合器ImportGenius审查了出口记录。利用最早的记录,可以追溯到2017年10月,我们发现,按重量计算,超过90.9%的酷客对美国的出口流向三个实体。

(1) Massimo Motor Sports LLC

(2) Lil Pick Up Inc.;和

(3) Jass Motorsports Inc.

这里是记录的样本,显示酷客向Massimo、Lil Pick Up和Jass发货。

正如我们稍后展示的那样,美国州公司记录和诉讼文件显示,Massimo、Jass和Lil Pick Up的总部地址与康迪美国公司有关,因此他们是明确的关联方。

酷客历史上30%的出口是给Massimo的,该公司总部设在康迪美国总部,由康迪美国的创始人和经理拥有。

以下是Massimo的公司记录,显示地址与康迪美国总部相符。

在通过康迪的 “客户 ”购买康迪产品后,Massimo又将产品直接卖回给康迪。

Massimo,康迪美国的一个未披露的关联方实体,因此既是康迪的顶级客户,也是顶级供应商。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无耻的、明显的循环销售(即虚假收入)计划。

一旦Massimo从康迪的关键“客户”酷客那里得到产品,它的产品卖给谁呢?证据显示,Massimo的关键客户之一就是康迪。

康迪在2019年底开始删改供应商的名字,而我们发现Massimo一直是康迪的 “供应商C”,在2020年前六个月占康迪采购量的25%,在2019年同期占15%。

简而言之,康迪向顶级“客户”酷客销售产品,然后酷客向Massimo(总部设在康迪的美国总部)出口产品,然后Massimo再将产品卖回给康迪。

酷客历史上52%的出口是给Jass的,这个实体与康迪共享一个行政人员,而且总部的地址与康迪美国分公司的地址完全相同。

Jass的注册文件中列出了加州Rancho Cucamonga的地址,与之前列出的康迪美国分公司的地址一致。两家实体还有同一名执行官。

酷客历史出口额的9%给了Lil Pick Up,该实体还在康迪美国总部租赁了仓库。

我们有照片证据显示Lil Pick Up的存货就放在康迪美国的仓库,用防水布盖着

最近的诉讼记录显示,Lil Pick Up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加兰市西米勒路3101号租下了一个仓库,而这里是康迪美国公司的总部。

记录中甚至还包括一张Lil Pick Up的存货放在仓库里用篷布遮盖的照片,日期是今年7月。

康迪一直都有收不回的收入,这是典型的假收入迹象;康迪有278天的企业销售变现天数,比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高出5.6倍。

当大多数公司销售产品时,他们最终会将收入转化为现金。在汽车行业尤其如此,因为汽车通常是通过当场融资或直接付款销售。

通过康迪的财务报表我们发现。康迪似乎卖出了大量的产品,但在收集和转化为现金方面却显得异常困难。

衡量收入收集情况的关键指标是销售变现天数(“DSO”),它衡量的是将应收账款转化为现金所需的平均天数。康迪在前6月季度的DSO为278天,是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的5.6倍,成为一个令人发指的异类。

该公司试图以其信用期限 “通常是在交货后180至360天 ”来证明其营收失败的合理性。这并不能说明问题,很少有行业允许客户在收到产品一年后才付款,汽车显然不在其中。

在康迪最近的9月季度,其贸易应收账款余额有所下降,但新的一类异常应收账款上涨。康迪在最近一个季度将一笔约5100万美元的 “对第三方的贷款 ”作为 “其他应收账款 ”记录在案,而上一季度为1370万美元。

这笔神秘贷款在一年前似乎并不存在。

大多数产生1.06亿LTM收入的企业,不会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突然将5100万借给不知名的第三方。这些重大的资产负债表违规行为是虚假收入的标志。如果算上新的神秘应收账款,康迪最近一个季度的DSO高达429天。

康迪的应付账款也同样高得离谱,未付账款天数为338天,是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的1.8倍。

供应商是否给予康迪业内最慷慨的付款条件,还是循环销售导致假应付款和假应收款?

通常情况下,大型成熟的市场参与者由于其规模和财务实力,可以要求供应商提供更好的付款条件,但康迪公司并不属于成熟的市场参与者,这是一家烧钱的新能源车企。

尽管如此,康迪的财务数据显示,其与供应商的付款条件是行业中最慷慨的。其前6月季度的应付账款未付天数(“DPO”)为338天,几乎是一整年。

这是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的1.8倍,再次使康迪成为行业内明显的异类。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虚假收入的另一个标志是,当公司在有大量不明原因的应付款的同时,还有大量不明原因的应收款。

执行循环销售诡计的公司可能会先卖出,然后再回购自己的产品,就像康迪和它与Massimo的关系,我们在上面已经表明,Massimo既是康迪未披露关的联方客户,又是供应商。

所有这一切的结果是产生假收入,假收益,以及假的应收/应付款。

有些读者可能会疑惑,这不都是审计师应该发现的事情吗?

康迪过去5年请了3个审计师,并定期报告公司控制财务能力薄弱。

频繁更换公司的审计师是一个危险信号。

康迪将这个危险信号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康迪此前的审计师Albert Wong & Co.被驱逐出行业,因为其未能发现康迪的明显欺诈迹象。康迪在2016年聘请了BDO。

2016:在BDO作为康迪审计师的第一年,它发现了5个类别的重大会计缺陷。其中包括其对关联方交易的披露存在重大缺陷。

2017:康迪报告称,它已经制定了一项计划,以“补救”其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的重大缺陷。BDO当年的审计意见称,截至2017年年底,这些缺陷“尚未得到全面补救”。

2018: BDO给出了审计意见,但随后在BDO和公司 “共同选择不再继续聘用 ”后,于2019年10月被替换。BDO被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取代,这也是康迪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的第3家审计师。

那么,目前与Marcum的合作情况如何呢?

两个月前,康迪的现任审计师Marcum因违反审计准则,被PCAOB禁止对中国公司进行审计3年。

我们对康迪选择Marcum并不感到意外,Marcum已经在2019年因违反独立性规则而受到PCAOB的惩戒和制裁。

2019年PCAOB制裁了Marcum,原因是其与“中国最佳创意投资大会”的关系,在该大会上,Marcum“努力营造一种印象,即该会议是一个提供优质投资机会的活动”。

看到这个消息后,一个有信誉的公司很可能会立即解雇Marcum。但在11月17日,也就是PCAOB发布公告六周后,康迪公司提交了代理文件,寻求重新任命Marcum为其今年的审计师。

不仅仅是审计师,康迪过去4年换了4个首席财务官,又是一个重大危险信号。

康迪的董事长自成立以来一直保持职位,但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却换了一个又一个。

2016: 11月,康迪CFO王晨辞职,由梅冰接任。

2019年:1月,梅冰因 “个人原因 ”辞去CFO职务,由临时CFO朱晓颖接任。

2020:5月,康迪任命JehnMing(Alan)Lim为CFO,此前朱晓颖被指已“完成临时CFO职责”。

这位康迪新任CFO:之前的工作经历包括曾在(i)一家被PCAOB驱逐的会计师事务所和(ii)康迪现任审计师的关联公司工作。

在康迪新任命的CFO最近工作的两家公司中,一家被PCAOB撤销了注册,另一家则与康迪的审计师有关联。

根据他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中的履历,康迪的CFO在2006年至2008年期间在会计师事务所Stonefield Josephson工作。该公司后来通过其在中国的合资公司与Marcum合并,成为康迪的新审计师。

根据他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中的履历,Lim后来于2008年至2012年在会计师事务所Kabani&Company任职。

2008年,PCAOB发现Kabani&Company为了通过检查而修改审计文件,Kabani的注册被撤销。

第三部分:康迪在美国 “发力 ”了12年,我们预计其努力将继续付之东流

最近的投资者都被康迪大肆宣传的将于美国上市的电动车所吸引。康迪的宣传是,它的目标是提供一种低成本的电动汽车,对价值导向的美国消费者有吸引力。

通常情况下,企业在国内市场发展壮大后,都会向新市场扩张。但康迪的情况并非如此。该公司在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中国开展业务,然而,自2018年底以来,康迪报告的中国国内电动汽车销量总计为零。

我们采访了几位康迪美国公司的前员工,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我们被告知,最新的“发布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多年来,该公司一直未能交付汽车,也未能签约成功所需的经销商数量。有几位将康迪在美国的努力称为“烟雾弹”,并公开猜测这可能是抬高其股价的策略。

2008年,康迪在美国“发力”。其第一批汽车在非法进口后被美国海关查获。

康迪的新投资者可能没有意识到,在过去12年里,该公司曾多次尝试在美国市场上卖车,但每一次的尝试都非常魔幻。

早在2006年,康迪就开始寻求将业务扩展到美国。到了2008年底/2009年初,该公司在美国市场推出了“Coco”,这是一款类似于高尔夫球车的车辆,最高时速可以达到25英里/小时左右,目的是为了在小街道上使用。

一个重大问题出现了:最初的车辆是非法进口的。海关官员发现,康迪及其经销商将这些车辆错误地归类为全地形车。环保局进行了干预,对康迪公司处以4万美元的罚款,并命令该公司销毁这些车辆或将其出口到国外。

该公司最终解决了这个问题,2008年,美国的一些零星经销商试图销售该车,如这个例子视频所示。

联邦和州的税收抵免使得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居民购买该车的价格便宜到865美元。(热门网剧《养虎为患》中的JoeExotic是俄克拉荷马州居民,他购买了一辆Coco)。但该公司最终在2012年后停止报告Coco的销售情况,该车也悄然从市场上消失了。

为了了解该公司最初在美国的情况,我们采访了康迪美国进口商和经销商的一位创始合伙人,了解其2008年Coco的情况。

这些人却表示:

“我们带来的第一批200辆车除了问题,什么都没有。它们不能运行,每一辆都坏了......原型车非常出色,但当他们开始运送这些车辆时,除了问题什么都没有,发动机不工作,电池烧坏了。”

“我有三个大的分销商,接收了第一批配车。我让他们安排在第一年从康迪公司购买2000辆汽车。我们有文件,但据我了解,他们伪造了文件,他们伪造......,海关拿到文件后说,如果你不把这些车运出美国,那么你将被罚款,而且会被销毁。”

我们问康迪的车有多少辆在最后进入美国时出现了问题。

“每一辆......我是一个销售员,我像一个机械师一样在全国各地奔波。我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试图修理这些东西,但我不干了,我不能再干下去了......我离开了,因为整个过程太可怕了,太隐秘了,很多旁门左道我都不知道。我说你们处理吧,我不干了。”

在Coco失败后,康迪计划在2018年再次尝试,但计划被推迟

康迪在2018年初收购了一家以销售ATV和休闲车著称的美国公司,然后将其更名为康迪美国。2018年6月,康迪正式宣布拓展美国市场,首先推出3款原型车,一辆K22型和2辆EX3型。

8月,康迪举行了一场发布会,向经销商展示其汽车,希望发展分销网络。我们采访了一位当时在该公司工作的前员工,他告诉我们。

“他们在弗里斯科的一家酒店发布了一份新闻稿,他们把汽车摆放在一个漂亮的陈列室里,他们在那里大肆宣传。我想这下好了,这下好了。但从那时起,没有车,什么也没有。什么都没有出现,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们问是否有经销商报名参加。

“据我所知,没有。据我所知,我们从来没有任何人投资。很幸运,因为他们还是不会有任何车辆可以卖。”

在当时的电话会议上,康迪的董事长曾暗示美国销售将在2018年底附近启动,但这并没有实现。

康迪在2019年再次尝试开拓美国市场,但计划再次被推迟

2019年1月,康迪董事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计划在当年向美国发货。

2019年2月,康迪宣布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以下简称 “NHTSA”)已经“批准”了其两款电动汽车,并声称“NHTSA的批准是对康迪两款电动车符合NHTSA标准并在美国注册的保证。”

政府批准的消息一出,股价大涨超过40%。然而,尽管有这样的说法,我们发现NHTSA实际上并不批准汽车,而是由制造商自我认证。根据我们联系的NHTSA发言人的说法:

“根据联邦法律,所有在美国销售的车辆必须经过制造商认证,以满足所有适用的联邦机动车安全标准(FMVSS)。NHTSA不会在销售前对车辆进行认证–这样做是制造商的责任......”

无论在哪种情况下,投资者可能都期望这一消息会导致康迪旗下电动车在美国销售量即将上升,但这并没有发生。

2020年7月,康迪再次宣布在其电车美国“正式上市”,并在8月举行虚拟发布会。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几位评测人员对汽车进行了测试,几十辆汽车就放在该公司德克萨斯州的停车场。该公司本月获得了其车辆的EPA认证,为销售扫清了道路。

康迪的目标是在年底前交付,但据最近与该公司交谈的一位评论员称,该公司现在预计将在2021年初开始交付。

该公司似乎正在努力寻找经销商。2020年11月23日,Barron‘s的一篇文章确定了只有一个授权的康迪电动车经销商,他是一位药剂师,他向康迪提出购买电动车,然后他想投资3万美元开设自己的经销商。

我们本月采访了一位与康迪保持联系的前员工。他们描述了公司如何不断努力引进足够的汽车,并找到经销商来销售它们。

“前几天我和一位先生聊天(在康迪美国),他说‘还在努力把车弄到这里来’......最疯狂的是,我们快到2021年了,而我2017年就在那里,等啊等,我们还在等......如果你从来没有生产过产品,那么在我看来,这只是烟雾弹。”

康迪董事长表达了其产品在美国上市的不确定性“美国市场对我们的产品不熟悉”

康迪在中国得到认可,然而,却因质量差而声名狼藉。其董事长似乎对其汽车在美国市场的接受度并没有太大信心,他在最近的Barron采访中表示了这一点。

“我们不是很有把握。美国市场对我们的产品并不熟悉。”

在中国国内,康迪是有些知名度的,但并不是好的原因。

多家媒体报道称,其电动车在购买仅仅几天后电池就出现了故障,而其客户则抱怨该公司在各种产品故障后拒绝履行保修。

两年前,愤怒的康迪客户在康迪总部举行抗议活动,投诉伪劣车辆和公司不履行服务保证。

2018年12月的一篇新闻报道,10多名康迪电动车的买家在杭州总部举行了抗议活动,原因是康迪虽然有保修,却拒绝提供售后服务。

抗议者将横幅带到了康迪总部,横幅上写着。

“康迪电动车的质量严重不达标,康迪欺骗政府补贴,欺诈客户;我们要行使我们的权利,制造商(康迪)需要对售后服务负责”

我们认为这可能是该公司过去几年没有在中国国内销售汽车的原因之一。

尽管缺乏对美国客户的汽车销售,但无论如何,康迪似乎是通过一个未披露的关联方来预订其在美国的汽车销售

奇怪的是,尽管该公司承认尚未开始向美国客户销售汽车,该公司似乎正在记录向美国出口汽车的销售额。

根据康迪提交的SEC文件,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康迪的电动车产品销售额为87.8万美元,所有这些产品都是该公司海南工厂的出口产品。

该公司并没有宣布进入除美国以外的任何新市场,所以我们可以推测所有的出口销售都是对美国的,那么该公司是如何从没有发生的销售中记录多年的收入呢?

通常情况下,生产产品的公司会把产品运到其国外子公司,然后再把产品卖给终端用户,而康迪显然不是这样。

我们通过ImportGenius查询进口记录,发现康迪的海南工厂一直在向Massimo出口汽车。上文关于康迪未披露的关联方客户关系一节中也出现了这个实体。

需要提醒的是,Massimo的总部设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康迪美国总部,由康迪美国子公司的创始人和现任经理David(Jianxun)Shan拥有。

综上所述,康迪似乎在正式的美国客户销售还未开始之前,就向未公开的关联方预订了不合法的美国销售。

第四部分:康迪的顺风车和电池换购举措

除了备受期待的康迪电车外,该公司还一再宣传:(a)通过出行合作伙伴在国内销售多达30万辆汽车;(b)在国内推出快速电池交换站,使电动车充电快速高效。

投资者对这两项计划很是兴奋,但快速回顾一下就会发现,这两项计划要么缺乏实质内容,要么遥遥落后于竞争对手。

康迪的出行合作伙伴逸乘出行在已经被滴滴和其他出行应用主导的市场中几乎没有存在感。

2019年1月,康迪宣布与出行公司逸乘出行达成协议,将在5年内向中国出行市场交付30万辆汽车。

康迪多次表示,未来几年可能会向该企业交付数十万辆电动车,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前景。

康迪在今年10月与逸乘出行正式成立了出行共享合资公司。

中国的出行共享市场规模巨大,但和美国一样,它也被顶级玩家所控制。在美国,该市场由Uber和Lyft主导。在中国,按收入计算,约90%的市场由滴滴主导,竞争对手仅占4%。

康迪选择与逸乘合作,这家公司甚至没有出现在中国前77名或前50名的打车应用名单上。

在中国最受欢迎的应用商店,如华为和小米,我们看到逸乘的下载量几乎没有登记。

我们在北京、杭州、金华、厦门等主要城市测试了逸乘。该应用每次都找不到司机。以下是我们的调查员在杭州白天正常时间内试图叫车的视频截图(但失败了)。

我们向客服求助。客服建议我们尝试通过一个名为高德地图的独立应用来叫车,高德地图是多个平台(即迪迪、逸乘和其他出行应用)的聚合体。换句话说,他们建议我们使用竞争对手的APP。

在康迪最近一次的2020年第三季度投资者电话会议上,CFO Alan Lim被问及30万辆的出行估算,他基本上回绝了这个说法,他提到这个数字其实只是一个概念性的目标。

“(它)是一个概念性的计划,但并不完全或一定意味着一定会有30万辆电动车投放市场。那么,在计划结束时,将有多少电动车供应市场?我们还不能100%确定。但所谓的30万有点像一个口号或者说是一个想法。”

我们的结论是,逸乘多半是虚有其表,在中国竞争激烈的出行市场上竞争的机会微乎其微。

康迪的电池交换服务项目远远落后于蔚来、北汽新能源电动汽车等竞争对手,甚至是自己的合作伙伴吉利

中国国内电动车行业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充电等待时间,在电池换电站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主要电动车制造商都在这条道路上走得很好。

例如,蔚来已经完成了其第100万个电池换电站,并在去年年底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51个城市建立了交换站。

北汽新能源电动汽车也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160个换电站。阿里巴巴支持的小鹏汽车在2020年9月推出了电池租赁服务。康迪的合作伙伴吉利,在2020年10月推出了第一个电池交换站,并计划积极扩张。

康迪也将自己推向了这部分竞争激烈的市场。2018年1月,康迪以约400万美元现金和约296万股股份(当时估值2070万美元)收购了电池交换技术公司金华安靠电源,目前公司有一个试点充电站。

但如果缺乏足够的康迪电车上路,其换电池计划并无意义

如上文所详述,在过去几年中,除了在与吉利的关联实体中持有少数股权外,康迪没有报告过电动车在国内的销售情况。

据我们采访的前员工称,该公司正在其海南工厂生产型号为K23的汽车用于库存,不过直到最近,该公司还缺乏销售证书,无法自行销售这些汽车。

尽管路上缺少需要换电池的汽车,康迪在2020年11月2日宣布,它的目标是将其电池交换子公司在上海科创板上市,并且它已经委托中信帮助它IPO,我们预计这不会是一个成功的尝试。

我们有25个问题要问康迪的管理层

在我们的调查过程中,我们联系了这家公司,询问了一些关于其财务和产品的问题。我们没有收到任何回应,以下是我们认为投资者应该得到回应的问题:

1.SEC检察官在诉状中称,康迪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参与了抬高公司股价的计划,同时参与的还有让康迪通过反向合并IPO上市的几个人。你对此有何回应?

2.康迪的长期审计机构Albert Wong & Co.被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逐出了该行业,原因是该机构未能发现康迪高级管理层挪用资金的明确证据,以及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管理层对这些指控有回应吗?如果没有,你现在如何回应?

3.2019年,中国媒体发现一个停车场上有数千辆闲置和损坏的康迪汽车。这些汽车是作为大肆宣传的补贴计划的一部分而生产的吗?你的解释是什么?

4.康迪报告称,最近几个季度,康迪没有向其与吉利的合资公司/关联公司销售任何产品。康迪在Maple 30X的生产和销售中,扮演什么角色?

5.尽管通过与吉利的合资企业获得的收入有所蒸发,但由于对“客户A”和“客户B”(如金华市超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浙江酷客运动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大幅增长,康迪的收入仍保持相对平稳。你向这些实体销售什么产品,你如何解释对他们的销售突然上升?

6.为什么康迪的最大客户超能(占LTM销售额的55%)与你的子公司共用一个电话号码?为什么它和你们自己的工厂在同一个地址,并且有标识显示它属于康迪公司?

7.康迪的第二大客户(酷客)几乎占LTM销售额的9%。但出口记录显示,酷客 91%的美国出口产品直接销往位于康迪美国仓库的实体。你对此怎么解释?

8.酷客旗下的出口实体之一Massimo Motor Sports的所有者是康迪美国子公司的创始人和经理David (Jianxun) Shan。你如何解释康迪的产品销售给这个明显未披露的关联方实体?

9.康迪的文件显示,Massimo直接将产品卖回给康迪;最近一段时间康迪多达25%的货物由Massimo供应。你如何解释这些明显的循环销售?

10.为什么康迪的销售变现天数(DSO)比同行高出5 -6倍?你能说出这些未收回应收款项的交易对手的名称吗?

11.在最近的一个季度,康迪报告了一笔约5100万美元“对第三方的贷款”,记为“其他应收账款”。这是一笔庞大的贷款,尽管康迪有披露大额贷款的义务,但它没有披露借款人。谁是借款人?

12.为什么康迪的应付账款周转天数(DPO)几乎比你最接近的同行高出2倍,比中位数高出3倍?康迪的主要供应商有哪些?

13.康迪在过去的5年请了3位审计师。为什么这么频繁更换审计师?

14.康迪在过去4年里更换了4位首席财务官。为什么这么频繁更换首席财务官?

15.康迪的现任审计公司Marcum最近被PCAOB禁止在3年内对中国公司进行审计。正如贵公司最近提交的委托书所表明的那样,康迪是否会继续尝试重新任命Marcum为其审计机构,还是会选择一个可靠的审计机构?

16.我们与该公司2008年在美国上市时的前分销伙伴进行了交谈。他们说,原型样车运行良好,但卖给客户的车都坏了。消费者如何确保质量得到了改善?

17.为什么康迪在过去几年没有报告除吉利合资企业以外的国内销售情况?我们采访的一名前雇员说,康迪直到今年年底都没有销售执照。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阻碍了国内电动汽车销售的重新启动?

18.康迪还没有开始对美国消费者销售电动车,那如何做到已经在美国销售了几年的电动车产品?

19.一名汽车评测人士最近报道,该公司目前计划2021年第一季度在美国推出新产品。对美国客户的销售是否再次推迟?

20.出口记录显示,康迪已经将其海南电动车产品发给未披露关联方Massimo Motor Sports,而不是发回康迪。康迪是否已将发运给该实体的电动车产品记录为销售?

21.David (Jianxun) Shan是贵公司美国子公司的创始人和经理。Shan控制着一家名为Miller Creek Holdings的实体,该实体拥有康迪美国公司的设施。康迪从Miller Creek租赁该设施,但并未将租赁付款记录为关联方交易。鉴于公司有义务披露所有关联方交易,为什么不披露呢?

22.在一个已经被滴滴(以及数十家其他竞争对手)主导的市场上,打车应用Ruibo几乎没有用户,你为何认为能够通过与Ruibo的关系销售30万辆车?

23.康迪在中国的公路上几乎没有需要更换电池的车辆,你如何认为你的电池更换计划会引起人们的兴趣呢?

24.2014-2018年,康迪报告称电池组占电动汽车零部件销售的75%-83.5%。该公司不再报告这一比例。从2019年起,电池组在电动汽车零部件销售中的比例是多少?

25.诉讼记录显示,康迪之前从江苏天鹏电源有限公司购买电池,该公司最近宣布与CBAK能源公司就电池达成协议。康迪是自己生产电池,模块和包装,还是转卖别人的产品?

结语

像康迪这样的公司是如何一直逍遥法外的?很多投资者认为,审计师和监管机构会保护投资者免受欺诈。这种信任、善意的投资者可能会想知道。像康迪这样的公司是如何在美国一流的交易所进行交易而不承担任何监管责任的呢?

康迪被操纵股价的设计者带领上市;

因非法进口第一批汽车到美国而被环保局罚款;

长期任职的审计师因未能发现公司存在大量欺诈的明显迹象而被逐出行业,其最新的审计师被PCAOB禁止对中国公司进行审计;

被中国监管机构制裁,原因是其通过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产生虚假销售以收取非法补贴;

康迪承认,由于没有确认关联方交易,其财务数据是虚假的,并不得不重述3年的财务数据;

康迪显示出明显的虚假收入特征,大量不明应收及应付款,以及连续的CFO/审计师更替;

最后,许多康迪投资者不会阅读这份报告,或者会直接否定我们的发现,因为我们是在和该公司对赌;

该公司很可能会像往常一样,发布某种新闻稿,宣布我们所说的一切是虚假的、具有误导性的,同时对我们提出的所有或绝大多数问题置之不理。他们可能会抛出法律威胁和象征性的股票回购/内部人购买来作为好的措施。

一些投资者会盲目地相信管理层。毕竟,这些人是在备受尊敬的纳斯达克大型上市公司的高管。

这样的投资者不会意识到,本报告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根据公开记录构建的,投资者自己也可以总结出相同观点。

监管机构往往不会展开吃力而不讨好的海外诉讼,即使赢了也不会有什么实际意义。

如果真的发生了监管行动,往往需要3至5年的时间,因为5年通常是欺诈案件的诉讼时效,监管机构喜欢在临近期限时进行调查,然后再决定是否起诉。

而在这期间,很多投资者会把监管部门没有执法看成是对公司的平反。而像康迪这样的公司,只需要一直欺骗一部分人就可以了。该公司仅在2020年11月就从美国资本市场筹集了1.6亿美元,我们毫不怀疑它将试图永久出售股票。

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会继续“打假”,祝大家好运。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巴体育平台_官网 » 又一中概股新能源车企遭沽空:康迪假销售数据骗补贴?